四川妈妈俱乐部

四川妈妈俱乐部成都 四川

【我的受难日】—妈妈和我一起度过~

收藏
分享到:

楼主满钟意 2008-11-26 14:53:28 引用

manzhongyi

序:那个时候,我一直都待在乡下娘家,钟意爸在外地……

而我经常往返的就是在镇中心医院,没有频繁的各种检查,而是经验老道的妇产科医生用手在肚子上那么一摸,就可以肯定的告诉我孩子是否是正常的。整个孕期到分娩在医院的费用控制在两千元以内,当然那是在2003年!
妈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村人……
妈妈也坚守着一条信念——孩子必须得顺产!
从妈妈的口中,我早就感受到了分娩的血腥;从妈妈的眼中,我早就看出自己没有选择,只能顺产!
恐惧,那是占据了我整个孕期的重要部分,开心的期待着与宝贝见面,却又那么的恐惧着那一天。妈妈时常在茶余饭后给我说起了阵痛,说起了她的顺产经历,我很烦她这样说,但是又很想听她这样说,更希望她能说的更详细点。
我知道,妈妈说这些一半是因为看到我隆起的肚子,想起了自己的以前,也勾起了一些残存的回忆;一半是要给我足够的心理准备,让我明白这其中的每一个细节,因为女人,都是这样走过……
在整个孕期我只照过两次B超,一次是刚怀孕的时候,一次是快要生的时候。
妈妈带我去镇上的医院,看到熟悉的医生还不忘给我介绍:“这个就是汪医生,以前我怀你的时候都是她帮我看的……”
然后医生也是很和蔼的说:“哦,这是你的女哦?都这么大了,几个月拉……”
然后在她们的你一言我一言中,我就乖乖的躺在了床上,照例的用手在肚子上轻压几下,摸摸胎位,听下胎心,然后估算一下孩子的发育情况。每次我都是很不放心的追问:“要不要拍个片子看看啊?”
“用不着,孩子是正常的!”每次得到的都是医生这么肯定的答案。
妈妈也会不停的安慰我:“这个医生有点厉害,我们那时候都是她看的,她说还有几天我就要生了,结果真等了几天就生你了。”
妈妈这样说,我也不再多说什么了,依旧在乡下织织小毛衣,听听那些大婶们摆的龙门阵,时间就这样的打发着。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来到了孕晚期,看着高高隆起的肚子,我是越来越没心思吃饭,剧烈的胎动让我很是烦躁,大热的天气根本没个好心情,还是就是妈妈在耳边唠叨着:“千万别吃甜食,不然孩子太大了,到时候不好生……”
这也加剧了我的恐惧感,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脑袋里总是蹦出那些血腥的画面,似乎那种疼痛现在就已经来到,那样的撕心裂肺……
每次我都不敢一个人看电视,因为电视里的镜头总是要触动我那敏感的神经,看着那些腆着肚子,被老公搀扶着的女人,是那么的幸福和骄傲。而我每天却只能装着坚强对着自己的妈妈,不敢轻言想念。寂静的夜里,那枕边总是洒落了女人落寞的心思,整晚整晚的睡不好……
妈妈带我去了区上的医院,终于,在我强烈的要求下,医生给我做了B超,医生是个年轻的男人,那冰凉的B超液和他冰凉的指尖给了我很大的安全感,他用双手捧着圆滚滚的肚子轻轻挤压,然后笑笑说:“孩子已经入盆了,我刚才摸到了他的小脚。”
就这一句话,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他能摸到他的小脚,我也能感觉到他的小脚……
妈妈在在医生的背后小心的问:“是个男孩还是女孩?”
医生只是笑笑并不回答。
妈妈看他不吭气,接着说:“其实女孩还好点,女孩知道心疼人……还是要个女孩好!”
在那一瞬间,躺在床上的我忍不住想笑,妈妈是多么的渴望我生个男孩啊,可是现在却那么的口是心非。
医生也感觉到了妈妈的急切,笑了笑说:“多半是个男孩,不过我看不清楚~孩子的预产期就在这几天了,你自己也要多注意点,有发作的迹象就赶紧联系医院。”
我躺在床上,看到了妈妈的笑,那是从心底蔓延开的,妈妈的孙子梦有希望了
2003年6月1日,(钟意爸回来的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具体说不上来是怎么了,感觉有点头重脚轻?
我赶紧和妈妈说:“妈,我是不是要生了啊?我怎么觉得有点怪呢。”
“那你肚子痛不痛?”
“不。”
“那你想不想上厕所?”
“不。”
“那你看看有没有破水或者是血?”
“没有啊。”
“那就应该不是要生。要生的时候要想上厕所的。”(妈妈是用她自己的经验来说的)
吃过早饭后,仍然是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我又对妈妈说:“我感觉要生了呢?”
“你什么反应都没有,怎么生啊?”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到底痛不痛就不知道哦?痛的话我们就去医院,不然一会走不赢。”(家里到镇上要走上差不多一个小时)
“我不痛。但是好象是要生了,我们去医院吧,把东西带上,万一要生了呢。”
“哪有那么快啊?我那时候生你从晚上痛到早上才生,而且还吐,肚子又痛。”
我也没和妈妈多说什么,叫上钟意爸一起去医院,他居然说:“LP,你是不是去生孩子呀?不生孩子(去赶集的话),我就不去了。”
汗~~~~
终于,一家人把我上上下下的打量一翻后准备去医院,当时好象什么都没带,或者又带了什么,不过现在是记不清拉,(汗~`说了几句废话)出门后走了一段路,明显感觉腹部有坠涨感,似乎重量都往骨盆里下坠,有点难受,但是不影响正常行走。快到镇上的时候,这种坠涨频率是越来越快,想要停下来歇一下,但是妈妈在一边说:“别往下蹲,让人看出来了不好生!”(老家的风俗:生孩子越少人知道就越生的快~)
强忍着不适到了医院,妈妈又说了:“咱先别进去,等要生了再去,多走动下好些。”
去给医生打完招呼后,医生叫住了我:“别走啊,快来检查下。”
我还以为就是常规检查,安静的躺在妇检床上,医生开始拿起了一些器械,碰的叮当响,扭头一看,医生怎么在戴橡皮手套,不安的问:“这是要检查什么?”
“别动啊,我给你看看宫口开了多少?”说完就把手伸了过来……
那是多么恐怖和漫长的感觉,可是医生的确是在不痛的情况下完成的,“你马上要生了,赶快办理住院手续,到床位上躺着去。”
“我要生了吗?”有些不大相信,因为妈妈说过生孩子之前也要疼的天翻地覆的~
挂上液体后,医生又嘱咐老公去药房买了红参,红参的味道有些涩,但是为了一会生孩子有足够的力气还是吃完了4根!(红参用开水泡下)
在坠涨感的同时,我也有些难受,似乎不能用痛来形容,那是介于痛和难以忍受之间的一种感觉,会时不时的想用力,却又不知道该怎么来缓解……
也许是催产素的作用,频繁的难受让我有些烦躁,脚蹬在老公的背上,在阵痛来袭的时候,我用自己的外套把头蒙住,不想让妈妈看到我的难受,也不想让她看到我的恐惧和狼狈,妈妈不声不响的打来了开水,用毛巾敷在我的肚子上……
很快,护士把我推进了产房,(妈妈早早的给帮我接生的医生一个红包)我又躺到了那个让人恐惧的小床上,手脚都被绑在了床边,恐惧让我有些急噪:“你别绑我啊,我保证我不乱动的……”当然这些话对于医生来说一点都没用,她们还是在继续……
然后产房变得很寂静,医生和护士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就剩下我一个人被‘五花大绑’的躺在那里,痛继续在蔓延,在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好无助,这些是没人能够帮自己的吧,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赶快把孩子生下来……
门开了,是妈妈进来了。
“妈,我想吃馒头……”我有些难过的说。
“你现在就别吃了,等生完了我再给你买。”
又是一阵纠结的痛,有些哽咽的说:“我还想吃桃子。”
正好医生进来了,一听这话就对妈妈说:“你去给她买吧,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多吃点是好事。”
“记住哦,不能用嘴巴呼气。”这个时候医生的话对于我来说就是救命稻草,我是拼命的想要抓住它。忍不住的想要呻吟,手能抓住的也就是那冰冷的床杆。
妈妈很快的拿来了馒头,老公在一边用吸管给我喂水,我就这样被绑在床上边喝水,边吃馒头,边生孩子……(事后老公还说我,估计你这样的情况是史无前例!)
刚吃完了,我又想要上厕所,于是在疼痛中问:“医生,放我下来,我要去厕所啊。”
“还下来干什么,想上厕所就在床上。”
“……可是我是想上大厕……”
“我知道,就在床上。”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老公已经出去了,这个时候多么的想亲爱的人能陪自己一起度过啊,还是厚着脸皮问:“我想叫他进来可不可以?”
“可以的,我去叫。”
老公进来后在我的旁边站着,又是一拨痛,我扭头强忍着没叫出来,可是等我一回过头,老公已经不在这了……
心里有些气愤,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女人的自尊和矜持在这架小小的产床上已经消失已尽,不想让妈妈看见自己这样,可是妈妈却低下头来抱住我……
汗水已经把衣衫浸湿,因为扭动头发也粘在我的脸上,孩子在往外游走的时候,人就在疼痛的本能中找到了一种方法,大口的吸气、用最大的力气,阵痛是很有规律的,似乎孩子也在稍做停顿,就这样的来回很多次后,在产房里一个半小时后终于听见了孩子的第一声啼哭……
医生拎起这个小小的生命,轻声说:“男孩,3050G,51CM。”
整个人松懈下来,但是却丝毫没有倦意,我转头看着妈妈忙乱的裹着孩子,孩子的小PG正好对着我,小腿随着有节奏的哭声还一蹬一蹬的,这个时候心里竟是五味具全,妈妈边笑边自言自语道:“小JJ要撒尿咯……”
哎,我这老妈啊,总算是圆了她的孙子梦……

沙发阿伏 2008-11-29 12:24:19 引用

tortorse

写的好详细哦,真不容易呢。

你老妈真可爱,哈哈。

藤椅hqaimj 2008-12-06 13:26:28 引用

hqaimj

母亲永远都是最伟大的,这要真正当了母亲的才能真正的体会到.

板凳xinxin071005 2009-03-12 15:17:29 引用

xinxin071005

我妈恰恰相反,她坚持不同意我顺产,说太受罪了,一直鼓吹我剖腹,所以最终还是剖了,现在想想,挺羡慕你们这些顺产了的,经历过生的痛苦与喜悦!

报纸浩子妈 2009-03-16 14:51:23 引用

leeyunpeng

恩,向顺产的妈妈致敬~

地板英儿 2009-03-17 13:01:20 引用

yingzi79tt

不知为什么,看到最后,我的眼泪都掉下来了。楼主文采很好。看的时候就想起了自己当初生孩子的情景——我是剖宫产的,当时也一个人在手术室,恐惧和紧张让我整个过程甚至出了手术室还在发抖。听到第一声孩子啼哭,然后医生告诉我是个弟弟的时候,我的眼泪也是不自觉的流了出来,不知是什么滋味。再次感谢钟意妈妈为我们写出来那么好的文章。向你致敬!

7楼睡在屋顶的猫 2009-03-29 21:27:57 引用

suki-211

佩服

   1   共有记录数:7

用户中心

欢迎您,育儿网游客
快速登录后可以创建和加入圈圈。如果你不是育儿网注册会员,请马上注册

邀请好友

复制圈子地址发给好友

精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