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脑教育

右脑教育 

育儿专家斯波克成长时受到的道德教育

收藏
分享到:

楼主lzh520 2018-01-11 11:17:05 引用

lzh520
    我成长于严肃而古板的家庭之中,父母对于孩子淘气或是愚蠢的行为,是绝不承认有心理学解释或人性化解释的,每一件事情都是道德问题或健康问题。食物和快乐无关,甚至在我父母看来,吃东西只是为了身体健康。任何事情只要与性沾一点点边就是邪恶的,除非是被神圣的婚姻所认可,是为了生育孩子的愿望。触摸生殖器是非常严重的罪过,是我母亲特别警惕的行为。戏剧、电影、小说、廉价杂志都是不可信的。
    记得当我十几岁时,我母亲非常要好的朋友帕蒂福特有一次建议她们一起带上大儿子去看电影《化身博士》,是由莱昂内尔巴里摩尔主演的。其中有一处情节是巴里摩尔色迷迷地亲吻一个女人赤裸的肩膀,那个女人穿的是露着肩膀的裙子。我母亲立刻站起来,大声说:“本尼,我们回家!”为了让我必须服从,她抓住我的头发让我站起来,把我拽进放映厅外的休息室,旁边的观众都看着我们,我羞愧得无地自容。
    父母只允许我们与道德标准相同的人交朋友,否则那些朋友就会受到冷遇。
    即使像新鲜空气、充足的睡眠、洁净的房屋这类与健康相关的事物,对我母亲来说都有着极为重要的道德寓意。
    我们斯波克家的6个兄弟姐妹都认为,母亲可以准确而迅速地指出我们的过失,所以说谎无论如何是没有什么好处的。如果你说了谎话,不但本想掩饰的过错会受到惩罚,而且还要为说谎而受罚。
    当然,我母亲并没有什么发现我们做坏事的神通,当我有了自己的孩子时,我才认识到这一点。她在我们内心埋下一种很深的负罪感,是我们那种羞愧、畏缩的表情泄露了我们那些微不足道的小过错,甚至在她还没有质问我们之前就已经暴露了。所以,当我们表现出忐忑不安时她马上就会觉察出来,只要用她那犀利的目光紧紧盯着我们,要求我们彻底交代,我们就会全部坦白出来。
    于是,在我们兄弟姐妹的头脑里形成了一种异常严格的道德意识,经常会折磨和妨碍我们,我们总是认为自己有罪,除非被证明是无辜的。
    直到我长大成人,接受了精神病学和心理分析的专业培训,之后,我才发生了转变,尽力去帮助父母们教育好孩子。
   1   共有记录数:1

用户中心

欢迎您,育儿网游客
快速登录后可以创建和加入圈圈。如果你不是育儿网注册会员,请马上注册

邀请好友

复制圈子地址发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