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宝宝乐园

深圳宝宝乐园深圳 广东

感恩—我的深圳妇幼顺产经历

收藏
分享到:

楼主chanqi0517 2009-01-02 18:47:19 引用

chanqi0517

匆忙入院

2008516日,一早起来,先去卫生间,发现状况——出血了,吓了一跳,不过心里还是镇定的,因为这时正好刚刚满了38周,38周就是意味着胎儿足月了,只要胎儿是足月,也就是意味着正常生产,虽然这时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虽然我仍然在上班。婆婆说:“快生了,跟单位请假不用去了。”“噢,今天还是要去的,我去单位请假,正好手上还有事,等着确定呢。做完今天,明天就不去了。”我答到。昊一听,“这样,你今天去单位先请假,如果有什么情况,随时告诉我。”于是,跟着昊一起出门,人有点酸软,就象以往来事时的感觉。

其实在这儿之前的几天里,一直有坠坠的感觉,走路也不能象以往那样箭步如飞,变成了一步步地慢慢走,但心里一直在坚持着,只要坚持到满38周,那就是胜利。因为自己是高龄产妇的缘故,每天上班时,下了公交车,步行20-30分钟去单位,权当是锻炼,也经常因为箭步如飞地超越别人而骄傲,我只希望宝宝能平安健康地出生。

2008512日,单位搬新址,第二天要到新的地方上班,新址离家比原来的地方要更远,也就是在这几天开始,步履日坚。但心里一直希望自己能在工作岗位上坚持到生得最后一天,事实证明,自己坚持住了,的确也是这样做到了,宝宝在妈妈的肚子里也终于平安地长到了足月。

因为见红,那天没有挤公交,坐了昊朋友的顺风车,下车仍步行了20分钟。到了单位,想着昨天的事还没确定,总要先把事情做完。这期间,昊来了多次电话,语气很紧急,说是要赶紧请假,马上去医院。我一边答应着,一边忙着手里的事。好,老板终于确定了。我,也开始请假啦。请假要交接,交接就要再详细地归整电脑文件,就在自己紧急整理文件的时候,昊已经坐在了单位的沙发上。昊一脸的焦急,我仍在弱弱地继续着,直到理顺电脑文件,并列好查找清单,一切OK!打车直奔妇儿医院。

到了妇儿医院,已是中午,排队看急诊。医生问:“多长时间阵痛一次?”阵痛?当场愣住,那时的确不知何为阵痛。医生一看,“哦,既然你只是见血,这没什么的,不用急着住院,还早呢。当然,如果你们想提前住院也可以。”与昊对视了一下,既然来了,那还是住吧。

因为高龄,因为ABO溶血,因为地贫,被安排在产一区。有了住院卡,就等着办住院手续,中午时间,其它部门都在休息中。等吧!趁着等待的时间,与昊出去吃了午饭,顺便又在医院周围转了转。有了医生的话,俩人也变得轻松起来,不象来时那么急。并就近在宝宝屋买了生产用的东西。买的东西都是宝宝屋有经验的营业员推荐的,在她们的指点下,买了生产需要准备的物品。

等办好手续住院时,已是下午3点多。

 

顺产还是剖

仅以我的一条:高龄初产,就有足够的理由——剖。而在此之前主要也是倾向于剖,毕竟是高龄嘛。但每当想到自己的肚子上会留一道疤,就又在犹豫着。

人有时就是这样,有时也是需要借助它人的气势来长自己的勇气的。

办住院手续的时候,正巧有另一个孕妇在同时办,当医生问她,“顺还是剖?”“顺,我肯定顺产。”好爽快啊,瞧她那架势。轮到问我啦,受到感染,也随口来句,“顺产。”而这句回答,接下来就象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样,只有继续。

当住院部的医生问,顺还是剖时?回答一路下去,“顺产。”

 

阵痛开始

傍晚的时候,昊回家拿东西,我则无聊地躺在床上等着晚餐,随手翻看着医院的相关注意事项。21点左右的时候,昊跟父母来到医院,除了晚餐,还有一瓶中药,降ABO溶血的,产检时,查出抗B128,咨询了多次,终于还是决定开中药,药本来是预计喝一个月的,谁知才喝了一周,没想到就住院,还没来得及复查,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晚餐是自己喜欢的,边吃着,边听家人在旁边说着话,忽然后腰部象抽筋一样疼了一下,一会儿又没了,心里想了一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阵痛?如果这样的话,那真是太轻松了。”因为疑惑,因此也没声张,继续吃着,继续听着家人聊天,同时,也偷偷地按着医生的叮嘱,看了一下有这种感觉时的时间间隔。短的15分钟,长的20多分钟。

爸妈离开后,悄悄地跟昊说,我可能阵痛了。昊笑我,医生问你有没有阵痛,你就编着自己有了。昊不信,加上自己也不确信,再有反映也不强烈,因此并不在意。

23点的时候,开始入睡。刚刚进入梦乡,忽然一阵离心的痛袭来,沿着脊椎直抵尾椎处,人自然清醒起来,一会儿又没了。再睡,刚入睡,疼痛又袭来,人又醒来。如此反复,心里也在默默地记着时间,时间的间隔已经变得越来越短,从十分钟到89分钟,再从89分钟到67分钟、56分钟,临晨45点钟的时候,终于忍无可忍地将昊推醒。那时,人已经躺不住了,坐起靠在昊的身上,或是靠在墙上,但也只是坚持一会儿的功夫,又坐不住,再躺下。

如此这般,一直折腾到天亮,医务人员上早班,护士开始检查,“只开了一指而已。如果开了三指就可进行产房,打止痛针进行无痛分娩。”好盼望着快开到三指。从开一指开始检查,到下午6点,近十个小时的时间,记不清检查了多少次,次次说开不过两指,不要说阵痛的折磨,就连一次次地爬上高台检查都快折磨晕了。

 

 

阵痛啊,忍受的极限

上午查房的时候,昊出去买了早餐,实在没胃口,快中午的时候,喝了杯奶,吃了一点儿点心,跟着中午一起了。下午查房的时候,昊出去买东西,问吃什么,这时整个心都在想着如何对付阵痛,丝豪感觉不到饿,也想不起来吃什么。昊很无奈,回来的时候,还是带了巧克力,说是能增加体能,为了保持所谓的体能,只有勉强吃了两小块,完全没有以往吃巧克力的滋味,甚至一天下来连水都不曾记得喝。

现在想来,那几个因阵痛折磨而留下的精彩片断,仍是记忆犹新。

片断一:

20个小时过去了,阵痛的时间已经密到二分钟左右一次,但子宫检查仍未开到三指。没开到三指,就意味着,不能进产房打止痛针进行无痛分娩。这时,医生采取了一个措施——破羊水,接着又打了一针。这一针原以为是在强烈要求下,打的止痛针,因为事先已了解到一起办住院手续的那个妈妈就是打了一针,得以安睡了23个小时,很是羡慕。但结果却是,打了这一针后,阵痛的次数更密了,已经到了一分钟,甚至更密。终于忍不住喊了起来,每疼一次就竭斯底里地,是的,就是这词,经历过那一次,我也终于知道,“竭斯底里”这个词的真正含义,真正地状态,那就是,不顾一切地喊,所有的矜持都荡然无存,所有的力气都释放出来。而就是这一喊,也发现了,原来人的喊声是能降低疼痛的。这是人的本能,忍无可忍后的一种本能表现。难怪,过去那些受刑的人(电影、电视上看的),总是会大喊,然后就晕过去。

片断二:

打了针后,不见疼痛减轻,反而更甚,询问之下,才知,医生打的是软化子宫口的针,也就是促进子宫张开的针。这也就是在打针之后,疼痛又更加剧,间断又更密的原因。

   为了减轻疼痛,止不住喊了出来,喊过之后,接着又来了一个本能的动作,打滚。是的,打滚,这是本能而真实的,而就在打过滚后,又有一个新发现,原来,打滚也是可以减轻疼痛的方式之一。也就在来回滚的瞬间,心里不由地冒出一个想法,“难怪过去有那么些人会当判徒,就这么个疼法,不当叛徒才怪。”

刚滚上两三个回合,只见一个好心的阿姨走过来,“你不要这个样子,这样对肚里小孩不好。”一听这话,吓得赶紧一动不动。一切还是宝宝重要啊。

 

终于进产房

越来越密集的疼痛已经折磨的人到了忍受与坚持的边缘。只有一个念头,赶快制止住这种疼痛,因此,强烈地要求剖。昊几次进去与医生讲,医生的答复是,“再等等。”再接下来,就是医生在办交接班。只能等。

这时,当每一次疼痛袭来时,已是不能再通过“滚”减轻疼痛。那么就顺其自然吧,顺着宫缩的力道,往外排。已顾不得什么护士小姐的叮嘱,“不能往外用力的,要不然子宫口会裂开的。”管它呢,我只能这样用力啦,已控制不了了。

催着昊找了几次医生,医生仍然在办交接班,时间好慢长,至少半个小时时间。交班后,换了个新的医生,医生问:“真的决定要剖?”“是啊。”“要不这样吧,给你再最后检查一次。”医生已下决心的口吻讲。检查的结果是,已经开到了三指,好艰难的三指啊。“要不再坚持下,可以进产房打无痛分娩针啦。”与昊目光相视,“好吧。”

匆忙间,怀里抱着昊塞到手里的巧克力和妈妈刚带来的绿豆沙被推到了产房。

 

 

快速生产

到了产房的待产室,人满,没床位休息,又被紧急推到旁边的空房间,就在医务人员在收拾床铺的同时,站在旁边等待的我,又一阵宫缩袭来,一股强大的力道在往外冲,不由自主地顺着力道在使劲。这时,一位中年助产士进来,迅速了解情况后说:“还收拾什么,她已经在使劲了,马上要生了,赶快进产房。”想是这位进来的助产士是相当有经验的,大家配合着她,包括医生,把我推到了对面的产房,一上产床,一看,“全开了。”而就在上产床之前,又一阵宫缩袭来,不由地喊起来,就是这位助产士,大喝一声,“别喊,等下把嗓子喊哑了,力气也没了。”一听,赶紧闭口,嗓子哑了,没劲了,可不是件好事。

又是那位助产士,“是不是想大便。”“是。”很不好意思地答到。“好,拉,使劲拉。”助产士一边说,一边按肚子,遂又说,“肚子这么小,好生。”而我呢,“这可是你让我拉的,可别怪我。”心里想着,并在一阵宫缩再次袭来之时,顺着那个劲,按着助产士的指令使劲地“拉”。当然,最后的结果是,大便没拉出来,倒把孩子生出来了。

宝宝出来的那一瞬间莫过于是人世间最舒服的一件事,痛到极限的轻松就是如此吧。很明显地感觉到,一个球状的东西,一冲而出,紧接着,哗,肚子一泄,好轻松。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徜徉轻松的状态中。

正徜徉着轻松间,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 “生了一个男孩。”助产士说。婴儿的啼哭声并不大,也不象通常书上、电视上看到的那样,类似于什么婴儿响亮的啼哭声划破夜空等等场景,而是清晰地、有节奏地、微弱的啼哭声,“啊……,啊……”象唱歌的旋律,好听着呢,并且四肢不停地在蹬着。

当护士清洁并包好,抱过来给我看时,哦,右眼闭着,睁着左眼,我在看他,他好象也在向外看着,小眼睛在敏锐地观察着这个世界。随即,看到了塌塌的小鼻子,噢,随口说了一句,“真难看。”“难看,谁说的,多好看。”护士边看边反驳着,转身把宝宝抱到了旁边的平台上。

宝宝一切顺利地生产啦。

不过,其间也经历了一个小插曲。虽然肚子小,但被认为产道太小,于是仍象大多数人一样做了侧切,最后缝了四针,并且子宫口也缝了四针。当时太急,在很短的时间内子宫口全部张开,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把子宫口撑裂。

正当医务人员在处理伤口的时候,又一个医生进来,问:“哪个要打麻药。”“生都生了,还打麻药呢。”这时,只听那位有经验的助产士非常得意地述说着,什么一看她都在使劲了,什么快生了,什么马上进产房啦等等,那位助产士大姐在得意地讲着,而躺在产床上的我,同样也在得意地听着。

麻醉师离开后,紧张、热闹地场面一下子平静下来,产房变得静悄悄,医务人员在悠闲地处理伤口,我则安逸、老实地躺在床上,偶而能听到宝宝的间断啼声。

缝针的时候,侧切时在局部打的麻醉已经失效,感觉的到针扎到肉皮上的动作,但并没有什么痛感,不过是象有什么小东西叮了一下而已。

还有,上了产床后,护士给挂了瓶点滴,说是消炎的。生产时,因为用力,许是针头易位,不知什么时候,挂点滴的手已肿成了一个小馒头,直到护士拿来单据,让签字时,才发现。

在产房呆了大概1个多钟,直到点滴打完,与宝宝一起回到住院处。

值得一提的是,宝宝刚一出生,就收到了一个短信,打开一看,原来是学校通知,本科学位证到了。哦,宝宝,这就是你给妈妈的礼物吗,用自己的出生,来祝贺妈妈。“双喜临门”到真真正正地让自己受用了一把。

 

 

后记:要说的话

宝宝是顺产出生,一想起这个,就特别感到骄傲,很庆幸自己坚持到了最后,尤其是,对于一个高龄初产妇而言。只有经历过阵痛的生产,才算得上是真正地生产。记得杨澜在做某期节目时曾这样说过,那时没经历过,不懂。经历后,才知这句话的真意,很是赞同。

 

在生产的过程,有那么几个一直想谢。

首先,就是昊,他一直陪在我的身边,与我一起经受着阵痛的折磨。20个小时,始终陪在身边,同样没有多少睡眠,并任由拍打以转移疼痛,虽然是有力帮不上,虽然是无奈地面对。但,如果不是昊帮着坚持,也许顺产就成为泡影。

 

第二个要谢的,就是那位非常有经验地助产士。如果不是那天碰到她,不是她的当机立断,想来在产房中也未必是,紧张中、匆忙中的一切顺利。所以,每当脑海浮现出她在产房中得意地述说着她的判断时,止不住地跟着得意地笑。

我想,这也充分证明一点,有些事务,有经验跟没有经验就是不一样。

 

第三个要谢的,是那个采取破羊水措施的医生,能够在短时间内使得子宫口快速地张开,我想他所起到作用还是有一定效用的。

清楚地记得,生后的第二天,碰到那位医生,还特意地问了一下,是剖的,还是顺的。我呢,当然是骄傲地回答,“顺产的。”

 

第四个要谢的,就是那个在最后紧要地关头,建议再进行最后一次检查的医生,如果不是她的最后建议,也许不会坚持到顺产。

2009-01-04 10:31:50baby-jojo 作第1编辑☆花花☆在2009-08-06 11:19:41给本回复奖励了5个元宝送花 [1]

沙发我是花花 2009-01-04 10:33:24 引用

baby-jojo

很详细的叙述,再一次证明母爱很伟大眨眼

藤椅xiaoqingua 2009-01-05 00:08:06 引用

xiaoqingua

其实你感谢的四个人当中,有三个人她是在执行任务,是一种正常的操作,一种程序,所以也没什么特别,反而在你待产,生产过程中,有很多人给予你细微的帮助,可能你已忘了,因为我也是一名助产士。

板凳chanqi0517 2009-01-07 18:41:29 引用

chanqi0517

生产时,住院五天,一共花费480元,其中300多元属于宝宝的护理费。

总体感觉深圳妇幼的服务不错。住院部要好于门诊部。门珍检查时,有一个年轻的医生,在咨询ABO溶血时,乱答一气,非常不可信,不过是抗B血型128,说得好严重,还不如我从网上查到的资料,让自己心安一些。

 

报纸chanqi0517 2009-01-07 18:48:09 引用

chanqi0517
xiaoqingua于2009-01-05 00:08:06写道:

其实你感谢的四个人当中,有三个人她是在执行任务,是一种正常的操作,一种程序,所以也没什么特别,反而在你待产,生产过程中,有很多人给予你细微的帮助,可能你已忘了,因为我也是一名助产士。

呵呵,小妹妹,你是深圳妇幼的吗?如果我生产当天你也在场,我当然也会谢你的啊。

还记得有医务人员,告诉我如何做深呼吸,以减轻疼痛等等。

 

地板bb2008-10-30 2009-01-15 23:34:52 引用

bb2008-10-30

真伟大。。虽然我也已经是为人母亲的女人,但我没有完全经历过,因为我害怕,所以还没开始痛就去P 出来 了

7楼chanqi0517 2009-02-02 14:32:27 引用

chanqi0517

呵呵,如没有特殊情况,最好是顺产,这样对孩子还是有好处的。专家称:从群体上比较,顺产的孩子比剖产的孩子统合能力方面要强些,尤其是在6、7岁时表现最为明显。

8楼DDBABY923 2009-02-09 17:17:13 引用

ddbaby923

看到這麼詳細的描述,讓我重新感受了一次當時的驚心動魄。。。事實證明,順產確實是很好的

9楼mablezhu2 2009-02-14 21:33:02 引用

mablezhu2

我也要准备怀孕了,现在也是在很矛盾要剖,还是顺产呢?以前一直认为是要剖的,现在好象有点改变了。。。尷尬,但是我又很怕痛的。。

10楼chanqi0517 2009-02-17 15:36:01 引用

chanqi0517

楼上的MM,不用怕,只要坚持住就是胜利。想想吧,顺产是对宝宝有好处的,只要是好的,做父母的哪个不乐意付出呢!

11楼liumei198211 2009-05-01 19:49:00 引用

liumei198211

其实是很痛的

12楼细町可 2009-06-27 15:17:13 引用

qiufenghu
我当时也是啊,去医院做产检突然就见红了,提前了三天

13楼beibei2009520 2009-07-02 11:27:50 引用

beibei2009520

好险啊,但恭喜你哦!

14楼beibei2009520 2009-07-02 11:28:19 引用

beibei2009520
好险,但恭喜你哦!

15楼不寻常的日子 2009-07-02 12:01:43 引用

ilovebaby0422

真的很伟大 我差点哭了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的 眼泪好浅 是不是怀孕了 情绪会相对低落些 我从知道自己怀孕,一直去妇幼检查 是朋友推荐的医生 中医科的 医生很好 很细心 现在孩子已经是第10周了 自己从一个不知道怎样照顾好自己的女孩子到现在的快要为人父母 真的是有时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

16楼lanlanjiang 2009-07-21 18:11:01 引用

lanlanjiang

顺产是对宝宝有好处的,只要是好的,做父母的哪个不乐意付出呢!可有些也没办法只能剖呀!

17楼♡wanghuicaizhangqiyong 2009-07-22 09:59:27 引用

wanghuicaizhangqiyong

我就没你那么幸运了,当时羊水少了,医生说马上要做剖腹手术,要不然孩子会有危险,我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18楼幸福翔仔 2009-08-06 09:28:20 引用

WEI-288

我也是高龄顺产的,儿子7斤啊,,恭喜LZ哦。。痛并快乐着也是一种幸福。。。

19楼筱瞳 2009-09-07 03:20:27 引用

queenie67

呃。。。。怎么这么便宜啊。

我也是社保,在留医部顺,加上宝宝花了2200.还是住双人间啊。你那还是单间!

看来还是妇幼好,我哪都没有无痛分娩啊。

我也是羊水少,38周催生的。怎么17楼的马上就剖了?

我那生完没有打消炎针哦。

医生态度很差。没有一个教过我怎么呼吸之类的。连侧切也没告诉我。

我宝宝才5斤多,头8.8 8.9   根本不需要切嘛。

还切了一条这么长。

生完就让我看了一下宝宝屁股,问是男是女。就抱走了。

根本没给我看脸。

其他的也没说什么。

我都是2个多小时以后在病房里才见到宝宝。

wo

20楼筱瞳 2009-09-07 03:22:15 引用

queenie67

最过分的是生完2小时内打的免疫球蛋白居然忘记打了!

我是第二天想起才问的。原来是真的忘记打了。

气的我。

   1 2    共有记录数:33

用户中心

欢迎您,育儿网游客
快速登录后可以创建和加入圈圈。如果你不是育儿网注册会员,请马上注册

邀请好友

复制圈子地址发给好友